麦田守望者

我们渐行渐远 消失在彼此的尘埃中
从没有失去 就像从没有得到一样
寂寞是冷血的杀手 但是我却苦笑着享受此刻的孤独

12.12.2016

今天刚知道一个同学拿了fb的实习

居然是有点麻木

dream company也就如此

是不是就像是念叨了很久想去MIT

然后差得太远也就没感觉了

我就吐槽两句

心情太低落了导致我想搜索“生命美好”的壁纸来让自己开心起来

我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 也不是一个好的状态

还是不要再哭了

活着好得很

整个人的心情就高兴起来

再也找不到朋友聚集的地方

这就算是一片僻静的角落

分享心情吧

好久不见

甚是想念

我几乎癫狂地刷新着你的消息
掉落的发丝铺满了床垫
我癫狂地找你

什么时候开始的悲伤
血沾满了整个胸膛
腕部的伤口痛到失去知觉
我癫狂地寻找

不如不生 不如不死
让我就这样躺在世界末日
癫狂

走了。
毋念。

起草遗书

混乱的记忆随我飘离这片土地
我爱上了飞翔的感觉
但是那只是在梦里

过去的爱不能够再抢夺回来
此时的情谊也毫无意义
我想念这个自由的世界
你可以哭 可以笑
没有人知道

我黯然地退出所有的游戏
失去所爱的一瞬
灵魂就在啜泣中被击碎
你们一对儿可爱的人终于笑着离开我
而我也哭着终于离开你

亡命之徒

抬不起肿胀的眼睑
碎发遮住年轻的双眉
被熟悉的药水味呛得反胃
摇摇晃晃忘了自己是谁

抱着药膏无处可去
谁会有为我抹药的温柔
夏天强光太绚烂
可我不想张开双臂去迎接

终于终于
我学会抱着自己哭

五月的告别演出

我开始支撑不住自己的困意
从没有睡眠的五月起
疲倦就像这焦躁的烈日或是阵雨
席卷而来 不准许我的喘息

挥霍了最后一点自尊的微醺
肆意的大笑是否还可以回荡在寂寞的夜
碎裂的酒瓶里
你听不听得见我对时间的谩骂
一滴一滴
从我苍白的指缝中渗出血的声音

花多久告别这个世界才够
要离别得写下多少页的诅咒
我如此被抛弃在五月的荒野之中
从此不再埋怨孤独

致岚岚

千言万语终于化作一小片云
飘落在柔软的梦里
我对你的眷恋
也都慢慢的失去了甜蜜

我什么时候从故事里走开
我们都不知道
你对我笑的样子
最后只剩下时间还铭记着
而我们都偏离了最初的轨道

想为你写一首诗
却写不出离别时的惨淡无光
星空璀璨如你的微笑
而我宁愿在这温暖中缓缓死去

悲伤血流成河

什么都没发生
只是血流成河的悲伤
非要在伤口上浇上滚烫的开水
你笑称这不过是糖汁
“甜的呢”
微笑装的很难看
我一个人扛

喜欢你恨我
像喜欢骗你一样喜欢你恨我
默默骑车回家
“胃炎是种什么东西?”
扔了处方 不还是一条好汉
给你打的电话都是正在通话
我不小心从自行车上摔下
至少还有土地对我温柔

苍白如我的脸颊
手臂上厚厚的药膏说不清楚岁月
记忆倒数着我爱你的嘀嗒
胃痛像失去你的感觉一点点吞噬我的精神
镜子里的世界提示着无解的所有故事
而我终于终于再也等不到你的电话

麦琪的礼物

每个角落都开始塞满回忆

蹑手蹑脚踩在时间的碎片上

看着镜子里映出曾经

回眸一笑需要多少个春秋

弹指之间蹉跎多少岁月


我还没有学会忘记

现在却开始学着逃避扑面而来你的气息

耳畔的音乐变得粗暴敏感

敲打着键盘的声音也开始无趣单一

终于在这个季节相信了失去


誓言都会飘散的

此间的少年 你大大的微笑

是不是再也看不到了

自杀比你想象的要简单
你先割下自己的心
然后再用同一把刀去伤害别人
无心人
再也不会害怕疼痛

几个优雅的故事
几把落下的铡刀

操场那天月圆
我和你什么时候重逢在天边
记着要有满世界的薰衣草
还有吉普赛姑娘

好的 你走
你走开了不要忘记我在楼顶
我轻蔑的笑话你们
一跃就忘记了所有的故事

从我的生命里消失
我是麦田里的守望者
我从来都不害怕孤独和忧愁

唯有青春和梦想不能辜负

岁月砍下了苍郁的树林
夺走了我唯一的阴影
日晒下没法成长
淋雨到痛哭流涕才停

我被时间禁锢
然后把时间也背叛
对着月圆胡乱的谎言
终于让我失去你

心早已死去
不怕再有一场虐恋的爱情

那断桥有多长呢
那人儿有多伤

玫瑰花瓣

你有没有试着撕开一朵玫瑰花瓣

红色的 黄色的 白色的

轻轻的在指尖用劲

纤维就慢慢的开始哭泣


看不见的哭泣都不会哭么

你悄悄的问我

夕阳洒在沙滩上的光线被撕扯

红色 黄色 白色

交错的十指不自觉的滑落开来

时间就静静的开始叹息


我会蜷着腿在沙发的角落里

数着这一大束落败的玫瑰

想起寂静的夜里你曾经如何吻我

现在又如何把我忘记

撕碎我的爱情

像夜里飘落的这一大片玫瑰花瓣

想你

我累了
我想回家
如果你不害怕夜晚的静默把我们的轻语湮没
那就和我相伴一路的忧伤
好吗

身后的尘埃

有时候想起来觉得好笑
你对于我而言
真的什么都不是
习惯冷嘲热讽和强烈的失落感
强颜欢笑的面目变得可憎
我们渐行渐远
消失在彼此身后的尘埃

你的忧伤

你的忧伤开满了山楂花
艳丽的外表下
杜鹃的声音慢慢地绽放

我记得和你初遇在街边转角
深灰色的围巾缠绕着
你眼角渗透的彷徨
像半圆的月亮
妖娆的忧伤

轻敲 轻敲

早知年少轻狂

不如为君慢慢摇

身世浮沉三两事

知了 知了